莱盟全球CEO Kenneth Chahine对话福布斯: ctDNA甲基化技术破局早期癌症精准筛查

近日,福布斯对话莱盟全球CEO Kenneth Chahine,深度探讨了ctDNA甲基化技术所代表的早期癌症精准筛查领域的种种疑问,以及他缘何离开一手创立并将其成长为世界最大的DNA公司AncestryDNA转投莱盟。(全文1324字,阅读约需3分钟)

莱盟ctDNA甲基化:高精准血液癌症早筛技术破局者

首先我们先了解下癌症的起因,随着人们生活环境、方式等的变化会导致基因的序列或基因的修饰(基因甲基化)发生改变,导致某些抑癌基因沉默,原癌基因被激活,从而影响基因的正常功能和蛋白的表达,最终导致肿瘤的发生。甲基化水平的变化往往先于肿瘤发生,是肿瘤发生通路的“开关”。

区别于传统只能预测遗传性的易感类基因产品,莱盟经过10年临床研究研发的ctDNA甲基化技术突破了早期发现癌症的技术瓶颈,通过检测肿瘤细胞释放到血液中的DNA碎片,人工智能与医学大数据分析相结合,找到肿瘤散落在血液中的 “甲基化信息密码”,精准筛查出高发高致死率癌症, 并实时监测肿瘤的发生和发展,这一突破使莱盟获得FDA突破性医疗器械认定,成为FDA报批的第一个高精准血液早筛,显示了FDA对液体活检早期检测肝癌潜力的认可,同时对LAM而言也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缘何首先瞄准肝癌?

众所周知,在美国乃至全球肝癌的发病率高,且早期展现率较低,基于目前的常规检测技术,超声检查并不能早期发现1~2cm的肿瘤,而X射线:仅能发现37.5px的肿瘤,相当于3cm左右;MRI和CT:仅仅能发现25px以上的癌细胞,也就相当于2cm左右;MRI、PET/CT、PET/MRI等高清检查,属于临床诊断工具,不宜做常规体检使用,且一次PET/CT相当于两次全身CT扫描,相当于一个正常人接受了的30年人体安全辐射剂量、费用高,故莱盟把肝癌作为自己的第一发力点。

莱盟的ctDNA甲基化技术代表癌症精准早筛未来的发展趋势。

在基因检测领域,Kenneth Chahine是一位公认的大咖,曾一手创立的AncestryDNA经过8年时间成长为行业世界最大,服务了全球超过2000万用户,而关于为何毅然决然加盟莱盟,他认为:莱盟的ctDNA甲基化技术代表未来癌症精准早筛的发展趋势,同时董事长李戍早在10年前就开始联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进行共同研发,基于10万例以上的样本通过AI筛选出针对肿瘤的最优靶向甲基化位点,建立高精准的肿瘤筛查和预后模型,前瞻性临床研究,灵敏度95%,特异性97.5%,回顾性临床研究,灵敏度83.3%,特异性90.5%,同时ctDNA甲基化完美的化解了目前早期癌症筛查精准度和应用场景的双重桎梏,这些都给我足够的信心。

展望未来3、5、10年,莱盟的商业化的故事如何抒写?

      莱盟在肝癌领域的早筛技术已非常成熟,是时候投向市场,以用户的心智、体验为核心,我们希望产品覆盖每一个人,为每一位用户所接受,更早甚至在症状出现之前检测出癌症,帮助医生、患者在更早期和更有策略地开展治疗,从而提高患者的生存率,以及降低与治疗相关的成本。但是作为一家医疗领先公司,莱盟的愿景远不止如此,我们希望在后续保险、健康数据管理等环节实现商业模式闭环。同时、莱盟目前也在积极进行结直肠癌和乳腺癌等早筛产品的研发试验,以覆盖更多癌种辐射更多人群。
      而对于如此创新领先的技术,如果让用户更好的理解和接受,我们也会不遗余力的是推广、普及ctDNA甲基化检测,以使更多人能够品尝到技术卓越带来的便利,kenneth Chahine如是说。